铃_Crystal

小透明
看心情更新
搭档er@蚀烛
杂食党
FGO/DNF/ELS

【冰爆冰】

-重度ooc预警-

-私设如山-

-小学生文笔不知道在写什么-

-看起来不像刀子的刀子-

“Eternal是夏天的宝藏。”

忍受不了夏天炎热的Ranger毫不犹豫“霸占”了浑身散发着冰凉气息的Eternal,将比自己体型小的魔界少年完全的抱在怀里,贪婪的享受着夏天难得的清凉。体型上的差异和被擅长使用各种体术的强健身体抱得太紧实,他拒绝不了来人的热情也不够力量挣扎摆脱,只能任由着自己被这么抱着。

“Ranger,放开我……”Eternal不适应这么与人靠近,在极小的位置进行略微的挣扎,还不停的用手肘顶他胸口位置。“就算我们有几面之缘也别那么亲近我,我不喜欢和别人靠那么近。”

“嘿你那么忍心让我饱受摧残吗?在夏天就该有杯冰啤酒降降温,不过有冰结师在才是夏天的首选。”他空出一只手抓住怀里那个乱动的友人的手,企图让自己更加舒服些。“就这么一次,可以吗?待会请你去喝杯怎么样?夏天就该让自己享受清凉。”

“真的够了,放开……”

“真绝情。”Ranger抱怨道,“你以前不是和Warlock走的很近吗?两个人还非常要好,总是能见到你们两个一起出现。”

“……我很久没见过他了。”怀里的魔界人沉默片刻给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便垂下了头。

“呃……我是说了点不该说的吗?”这话一出敏锐的感觉到对方的异样,他赶紧松开了手坐在一旁关心的询问道。

Eternal只是摇了摇头。

那个家伙现在在哪?在做什么呢?

他发现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这种事。

已经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只要稍微的调转视线就可以看到他在做什么,根本不需要去在意,他会说出来,行动上会表现出来,完全不需要亲自去想。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可是搭档。

那个黑发的少年,夏天时常与Ranger争抢着他的“使用权”最后一起被冰魄剑赶走,冬天两个人站在相同战线躲避着寒冷,却从未说过任何的不满。在无聊的日子里学习着与魔法无关的东西美名其曰挖掘自己的优点,在委托单完成后和他争功,用着自大的语气说话,平日里没少和他斗斗嘴,擅长精通四种元素以各种方式置敌人于死地。还很喜欢笑,各种意义上的。

“你还真不会笑呢。”Warlock曾经对着勉强扯出笑容的他毫不犹豫地嘲笑过。

Eternal确实不会笑,不是发自内心觉得可以展露笑容的事情绝对不会笑得自然,所以很少笑过。他也有羡慕过,因为对方能够很轻松的做到在任何环境下笑出来这个动作。他尝试过,对方也有帮忙,但每次都觉得非常的僵硬就放弃了。

“我笑不出来。”他这么回答。

“明明是翘翘嘴角这样简单的事情,在你手里变得那么困难了吗?”

“……真的做不到。”

“原来也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啊。”

“我又不是万能的,你有胆去拿起Ranger的左轮打几枪给我看看。”

“你怎么不去试试?你还记得他还给我灌了酒吗?我根本就没沾过酒,睡了两天才起来。”

“酒量真差,喝你的果汁去吧。”

“我只是不擅长喝酒。”

……

但是成为冰冻之心之后他再也没笑过了。

因为没必要笑。

感受不到情绪这种东西,没有必要悲伤,没有必要快乐,也没有必要痛苦,脸上的表情如同万年不化的冰山,身上携带的寒气令人畏惧,没有人能让他动容,宛如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偶。对于那个一直陪伴的人也皆是如此。

“你这样真像个带着寒气的人偶啊。”

“感情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必要。”

“你可是说过你想学会笑的啊。”

“不需要了。”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眼里看不出失落,他也不在乎他失不失望,那时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拥有了这股力量那一切都不足为虑。身边的人依然拉着他到处去,接受各种高危险难度的委托单弄得浑身是血,在完成后回顾时相互的说着看似抱怨的话。

“明明顺手拉上那个人就可以轻松离开了,他熟悉那里的地形。”

“你没记住路线吗?根本不需要。”

话题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如此短暂,三言两语就可以中断,没人会继续接下去。回想起来Eternal略有些诧异,明明那个人不管怎么样都会把话题接下去,直到两个人闹起来为止。印象里那个性子很强势的Warlock,在记忆的某个时间段开始,笑起来都不像以前那般自然,脸上总写着无法隐藏起来的疲惫,躲着任何一次直视的机会——他不愿意向人展现脆弱的一面。

什么时候开始他变了?

或许是一直毫不在乎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所以将对方的变化默认为那是他人的事情,全都抛之脑后。

Eternal觉得自己很愧对搭档这个词。

他回想起他离开的那一天。

“最近我有点私事,要去处理下。”Warlock那天看起来精神不太好,说话的时候略有些没劲。

“你生病了?”他也就浅淡的问了一句。

“嗯,也就一点小毛病。”

他也没多想,毕竟即使拥有着黑暗之眼的他们也是无可避免的。他没有提议跟着去,只是随着对方的意思独自一人离开。他想着反正会回来,但谁知道就如此断了音讯。Eternal找过他的踪迹,但谁知道像是从世界消失了一般,完全得不到任何的信息,几欲让人放弃。

他消失了吗?

那种家伙,怎么会容许自己就这么离开了?

明明你是个如此态度强硬的人。

“Eternal?”Ranger尝试着唤回已经神游的友人的注意力。

“啊……很抱歉我在自己的事过于入神了。”回过神的他才意识到把身旁的天界人晾置太久,带着歉意回应了对方。

“想什么那么入神呢?”

“没什么,一点私事罢了。”他站起身,“去喝一杯吗?我请客。”

“别想我会拒绝。”

“记得点两杯冰啤酒,一杯果汁。”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铃_Cryst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