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_Crystal

小透明
看心情更新
搭档er@蚀烛
杂食党
FGO/DNF/ELS

膝枕

*弹漫注意
*第一次动笔可能ooc
*小伙伴的点文当作情人节贺礼吧(。
*调情预警(应该不算高能大概)

根特的第一场雪还没来,不过冬天的低温还是叫人牙打颤。

凛冽的寒风吹来,不管是衣服领子还是袖口处,只要有缝就钻。Ranger吸了口冷气,往上提了提围巾,都快遮住了半张脸,呵出的暖气在寒冷的空气里雾化逐渐消散。平日里随意的着装都穿得密不透风,仿佛不想将一丝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带着半指手套的双手躲在大衣口袋里,不舍得这一小块温暖的地方。

这天真该死的冷。他在心里暗骂着。

他在街边一家饮品店里买了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店面有很明显的修补痕迹,大概是根特在打仗的时候留下来的。服务生面带笑容的将他的咖啡递过来,杯子里传来的温度令人不愿放手。他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温暖的液体进肚,身体似乎也开始暖了起来。

“还不赖。”他勾起嘴角露出往日里自信的笑容,晃了晃手里装有咖啡的杯子,边走边喝了起来。

拐过一个街角,看到熟悉的店面,直走然后在十字路口左转,见过无数次的大门印入眼帘。他曲起指节有节奏地叩了几下,没有听见门内有任何的反应,他加重力道又敲了几下。

“谁?”里面有人发问了,听起来说话的人有些疲倦,好像有点使不上劲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快睡着了。

“我,Ranger。”他回答。

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乱糟糟的银色脑袋钻了出来,那双碧绿色的眸子注视着他,就像是上好的玛瑙。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眼圈,看起来有一段时间都没好好休息了。青年俊俏的脸上挂着微笑,却遮掩不住其中的倦怠感。

Ranger很想知道这家伙多久没睡了。

“没想到你这么早来,我还打算小憩一会儿。”Spitfire说道。

“也就早了那么点而已。”他笑道,“让我进去啊,大冷天的站在外面要冻成冰棍了。”

Spitfire打开了门。

天气寒冷的原因,屋内早就开了暖气,与外面的温度截然相反。刚踏进门扑面而来的暖意,Ranger站在门口没一会儿就把大衣给脱了,为了保暖穿了一身的御寒装备,不过在这里可以全都卸下,否则会热到出汗。青年把他的外套挂在玄关的架子上,手掌朝上做出“请”的姿势。

“真客气啊。”他耸了耸肩。

“这是对客人必要的礼貌。”青年回答。

客厅里的些许凌乱很明显的表现出Spitfire并没有意料到客人会提前到来,几颗子弹被遗留在了桌子的边缘,是他不认识的类型,或者说没有见过,大概是这个弹药专家又在研制什么新的特殊子弹。垃圾桶里有被撕开的速溶咖啡包装袋,是那家伙最常买的那种,有好几包的样子,这更加确定眼前的人最近都没有去休息过。

“又熬夜了?”Ranger挑眉。

“没想到会来的那么早,来不及毁尸灭迹。”Spitfire抱臂平静地回答,丝毫没有暴露后的紧张感。

“那我会不会和你口中的咖啡袋一样,尸骨无存啊?”他指了指那边的子弹。

“你觉得呢?”Spitfire眯眼笑了笑打趣道,语气中毫无感情夹杂在其中,可惜脸上的黑眼圈和透露出的疲惫感显不出一丝的杀意。

“那还真惊悚啊。”Ranger假装被威吓到了,搓了搓手臂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Spitfire曲起胳膊戳了一下对方的侧腹,措手不及的行动他没来得及挡下,脆弱的部分被攻击,他弓起身体双手护着腹部,抽着冷气白了身旁的人一眼。那人摊手一副无辜的模样,似乎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虽然我不想怎么对你的生活指手画脚的,不过你也该学会正常作息。”Ranger轻车熟路地走到厨房里冰箱拿出了里面的啤酒,罐壁冰凉的触感令他惊呼了一声,食指勾住拉环用力一拉,然后抛出个优美弧线准确进垃圾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仰头咕噜咕噜大半罐啤酒就进了肚。

“把客人留在这里是很失礼的行为,而且你都快把这里当自己家了吧。”Spitfire摇了摇头,“哪天我家被扫荡一空,我觉得可以带着警察去你家说你偷了我的东西,因为只有你对这里熟到可以倒着走。”

“我该提醒你做好一些防盗措施吗,亲爱的?”Ranger笑得十分得意,晃着手里的易拉罐,“我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偷,只要你稍微的有些松懈,我就会……”

长发的枪手举起闲置的那只手在空气中做出抓住的动作。

“你是不是想着我去躺着然后对我的宝贝们就下手吧?”

“哈,猜中了。不过有点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这么做的理由,连下手的心情都没有……好的我承认我在开玩笑。”

“这冷笑话可真不怎么好。”

“我清楚你对你的宝贝疙瘩有多么的重视。”他撇了撇嘴又喝了一口酒,“这可是会掉脑袋的,我真不想为了一个金属块儿丢了小命。”

“无法地带的亡命之徒说出这种话还真有点信不过啊。”青年扬了扬下巴,“这个金属疙瘩的价值可不低,你不是很清楚吗?”

“是的。”

比起注重体术与枪术的Ranger,Spitfire注重的是对于子弹和手雷的研究,而且两者之间他更倾向于前者。长发的枪手有见过他使用那些专属于他们这类职业所使用的子弹,一旦瞄准敌人扣下扳机,各种各样的子弹发射出去就不会留下任何的活口,令人胆战心惊。

所幸的是现在蜗居在家的弹药专家,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全副武装,看不见他佩戴的子弹带,还有那把吐着火舌的步枪。身上只有简单的家居服,为了工作方便长袖被卷了起来,看起来与个休假的普通工作党没什么两样。

Ranger习惯了身上总会带有枪或者是匕首之类的防身,就算是来他家也没有把这些好哥们带上,只不过子弹没有上膛。比起毫无准备的Spitfire,这位漫游枪手看起来更像是不速之客。

他打了个哈欠,多日没睡精神快到临界点了,原本想着见面的时间还早着,本打算再做些什么就去眯一会,谁知道还没做完手头上的工作,敲门声就响起来了。迅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立刻把自己的东西赶紧塞好去开门,但是依旧有一小部分被遗漏在了桌上。现在的他都是强撑着在招待Ranger。

“你是有多久没睡了啊。”Ranger简直快看不下去了,指着他的卧室说道,“虽然是我挑的时间不太对,但是你这样还不如赶紧滚去睡等睡够了起来也不迟,我可不想看到你在我眼前猝死啊。”

“你是忘了我说什么吗?”Spitfire冷笑道,“放着客人是很失礼的行为,就算你不介意我介意。至少要招待完你再说吧。”

这个家伙就是在某个地方倔强到令人瞠目结舌。Ranger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解他的臭脾气但是从来都搞不定这个让人头疼的性格,真想不出要怎么才能扔他回房。硬来吗?怕是要两败俱伤,任由着吗?可能会出现第一次见到过劳死的人,那也不是想见到的。什么都不做吧,这根本不符合风格的做法是绝对不想的。

麻烦透顶。他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

桌面上泛着光的子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收拾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那是匆忙之下留下的东西,似乎还没被回收,仍然被放置在原地。

Spitfire注意到了Ranger发现了桌上的子弹。虽然清楚他并不会对自己的宝贝有歹心,不过现在这种状况下,也不敢肯定他是否会有什么想法。青年用余光注意着那个漫游枪手,要是他做出不利于自己的行动,立马下手阻止。

事实证明,无法地带的人想要做什么都是不走寻常路,或者说为了达成目标不择手段。

Ranger果然下手了,目标就是桌上的子弹,和他想的一样。那家伙清楚他对宝贝们的重视程度,所以肯定是想先下手为强拿到发话权。

但是他怎么会给对方这个机会呢?

两个人站得较近,他一个跨步缩短两个人的距离,伸手去摁住那只为非作歹的手,长发的青年曲起手肘向他的脸上撞过去,他撇开脸张开手掌接住袭来的肘部,发力不让其继续向前行进。碧绿色的眼睛往下看,还差大概三个手指的距离,可惜一只带着半指手套的手将子弹带离了原地。他的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狠狠地瞪了那人,那张现在看起来十分欠揍的脸挂着堪比骄阳的灿烂笑容,笑容越浓他的不满就越甚。

“还给我,趁我还没真的生起气来,亲爱的。”Spitfire冷淡地说道。

“还真是无情呢。”Ranger苦笑了起来,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冷哼了一声,这种事情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手臂加大力道将对方的手肘慢慢地推回去,在灯光下碧绿色的眸子泛着寒光。Ranger挑了挑眉,也加大了力气去和他较劲,就像两只发现了猎物的狮子,谁也不愿意松口到嘴的食物。他突然发力,力道之大Ranger完全没有站稳脚跟,或者说没有想到他会用这么大的力气,整个人往后仰去。他另一只手直接摸上他的腰,直接将挂着的枪袋子里的左轮握在了手里。Ranger暗叫不好,倒退两步原本想站稳夺回武器,却意外地一脚踩在了在地面上的方形抱枕,直接在沙发上摔了个七晕八素,身体呈大字型像个章鱼一样。等反应过来那把熟悉到每一个齿轮的左轮已经对准了下巴被强迫抬头,一只脚踩住了上臂,他背着光居高临下,脸上依旧挂着笑意,碧绿色的眸子还是那么清澈,就连蕴含在其中的感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别那么紧张。”即使被枪杆抵着,Ranger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惊讶,语气上也听不出任何的紧张感。

“但那是我的宝贝,亲爱的。”Spitfire弯下腰凑近他的脸,郑重其事地说道。

“这话让我很伤心啊。”他故作一副心痛的模样,用力撑起上半身,两个人的脸仅剩一个指头的距离,彼此的呼吸都能吐在对方脸上。那相同颜色的眸子微微眯起,低沉沙哑的嗓音敲击着身上人的听觉,“我也是你的宝贝不是吗,dear?”

“我很贪心,你得知道。”Spitfire笑了起来,“你,还有你手上的子弹都是我的宝贝,虽然意义上可能会,有点不太一样。”

“你是恶魔吗那么贪心?”Ranger忍俊不禁。

“或许吧。”

碧绿色的眼睛被眼睑遮盖,柔软的嘴唇贴了上来。Ranger眨着眼,看着对方微颤的睫毛,嘴角边的笑意荡漾开了。

这不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他的舌头伸了过来,Ranger并没有阻挡的意思,轻松地侵入了。柔软的舌头扫过口腔里的每一处,最后与对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身下的青年用那没有受限制的手摁住那个没有好好梳理过头发的脑袋,完全没有给他停止的意思。安静的房间里能够很清晰地听见两个人纠缠时发出的啧啧水声。

Spitfire觉得吻够了才掰开脑袋上的那只手,一条银丝连接着两人的唇瓣,直到最后分开断裂。Ranger擦了擦嘴角边没来得及吞下而流出的唾液,衣领湿了一小块。身上的人好心去拿了纸巾给他擦擦,却被他拉过来抱住毫无廉耻地蹭着胸肌。

“你的口水都蹭我衣服上了。”Spitfire嫌弃地说道。

“擦干净了,没有。”Ranger笑道。

反正嘴巴尝过了衣服尝一尝也没有问题。他也不打算计较什么。

环在腰上的双手突然发力,他没有料到还有这一出,或者说脑海里已经认为不管是闹剧还是调情都结束了,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戒备。整个人往前扑了过去,直接摔在了对方的怀里。撑起上半身一脸茫然地看着那张欠揍无比地脸,Spitfire无奈地问道:“又要做什么,我可没力气与你继续折腾。你那么想试试我的宝贝吗?”

“不不不,这不是我想要做的。”Ranger摆了摆手,“当然是睡觉啦。”

“什么?”

Ranger迅速从下方退了出来爬起身调整姿势,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坐得端端正正,然后将人重新压了下来,刚好就躺在了他的大腿上。Spitfire眨了眨眼仰视着他,一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这种猝不及防的行动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这是……?”

“让你好好睡觉,就是这么简单。”Ranger抱臂说道,“这样你就不能用那么无聊的理由来阻止我了吧?瞧你眼睛打架得多厉害,赶紧合上眼睛和你的小宝贝们在梦里见面吧。”

“说什么胡话啊!”

虽然是这么倔脾气,但是先前那么折腾他确实累了,毕竟没有好好注意过休息身体机能也差劲了许多。他敢肯定,如果是平时这么做,绝对会让这个家伙好看。可惜他现在没有太多的精力,再加之躺在沙发上背后传来柔软的触感,已经过度使用的身体开始罢工,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要休息,抬起一根指头的欲望都没有。而且作为枕头的大腿还算舒适,他觉得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那我就稍微的休息下吧……”

“终于愿意休息了啊。”Ranger伸了个懒腰,这件事太令人折腾了。那只常年握枪满是老茧的手覆在了他的眼睛上,低沉的嗓音尽是温柔的语气,“晚安,dear。”

回应他的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居然睡得那么快,看来累得不轻。他在心里感慨了一句。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疲惫,有些后悔来得不是时候。不过他就是在那个时间点到了这里,还看见了那个家伙那么重的黑眼圈。好吧他承认他又不是没见过,只不过看不过去罢了。虽然是有点让人头疼,不过看起来成功的让人睡下去。

不管怎么样,这可真累。

Ranger像没了骨头似的瘫在了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了一眼窗外。略有些昏暗的天幕下,纯白的雪花迟迟地来到这个世界,窗户的护栏上已经积了一小堆,看起来已经下了好一阵子了。

下雪了。

今年根特的一场雪到了。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铃_Cryst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