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_Crystal

小透明
看心情更新
搭档er@蚀烛
杂食党
FGO/DNF/ELS

糖画

*糖画
*冰爆冰
*如私设不能接受请退出阅读
*是BE,是BE,是BE
*好看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是兔子形状的糖画呢。
“噗……”Warlock竭力忍住想笑的冲动,但明显在抖动的肩膀完全遮掩不住他此时的心情。
这种甜腻腻的零食,消费人群里孩子占的数量比较大,所谓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形状上显得幼稚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Frozen平静地看着竹签上粘着的糖画,凝固的金色糖浆组成的兔子栩栩如生,也能看得出做糖画的人手艺有多么的精湛。
“有这么好笑吗?”银发的少年歪过头,宛如红宝石般晶莹的眼眸露出不解的神色,淡淡地问道。
“真是无趣耶,Frozen。”因为憋笑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红晕,显得他更加的充满活力,带着黑色半指手套的手压了压快要遮住脸的红色围巾,能够完全看见对方的脸后收回搓了搓手,用一贯调皮的语气回答道,“那不是因为好笑才笑起来的,那是觉得有趣才笑的哦。”
“不想知道你为什么笑。”少年露出了一贯的冷淡模样。
“明明是你问我的!你自己问的为什么那么好笑啊,喂!”他撅起嘴不满地回答。
“我以为是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让你觉得发笑,听到回答看来是我想得太多了。又是无聊的原因才会笑吧?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少年眨着眼一本正经地回答。
“因为啊,自从你成为了Frozen Heart之后,已经很少会表现自己了。我甚至有些时候,还以为我在和人偶一起生活呢,除了和人一样需要的生理需要还在提醒着我你是个人。”Warlock耷拉着肩膀毫无顾忌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随你怎么想,现在的我与寒冰无异。”
Warlock身体重心后仰,抱着后脑勺吐出舌头,一副轻佻的模样,身旁的少年沉默着半眯眼睛死死地盯住他,仿若是一个精明的猎人在锁定想要捕获的猎物。
“一点都不可爱了,Frozen。”那张挂满笑容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失落表情,猩红色的眼睛闪过了一丝阴暗。
对,以前的他可不是这个的样子,像个真正的万年冰山。
他会对自己的玩笑做出相应的反击,而不是对什么事情都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他会对自己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连说喜欢甜食当做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告知最信赖他的人;他会主动与自己亲近,而不是被动地去接收着来自他人的一切,然后一视同仁。就连……鲜少见到的笑容和情绪波动,像是被寒冰所覆盖的湖面,看不见冰层之下的波澜。
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多少有些烦躁了。就像在荒芜的山洞里,传达出任何的声音都得不到回应,让他心力憔悴。
但是骨子里的倔强绝不容许自己露出一丝脆弱,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就像在少年印象里的那样。
可惜选择了力量抛弃了一切的Frozen,并未注意到自己搭档心中所想,就连刚刚稍纵即逝的眼神,也未捕抓到。
“你还不吃吗?再不吃糖画要黏上很多的灰尘了。”Warlock凑近那个不管哪个意义上都冷冰冰的人。
“直说你想吃吧,自己刚刚买一个不好吗,何必看着嘴馋?”Frozen白了他一眼,送到嘴边在边缘咬了一口,甜腻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细细琢磨了会味道便咬碎直接吞咽下肚。
黑发的少年对这种孩子气的零食没什么想法,吃与不吃全看心情。冰结师对准已经缺失的地方咬了下去,没有想到因为力度把握不准的缘故,靠近缺口的部分崩坏掉落,掉在了围巾上。这种景象令他忍俊不禁,好心拾起小小的残片随手扔掉。无机质般的眼珠注视着对方的动作,没有因为那动作给出任何的表态,而是继续吃着手中的糖画。
Warlock灵机一动,握住那只抓着糖画的手,即使隔着布料还是让他打了个激灵,趁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口咬在了兔子的头部,得手之后心满意足的收了手。
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给行动的时间。
红色眼眸泛着冷光,几近实体的杀意令人不安,得逞的少年却安然地咀嚼着口中抢夺而来的零食,丝毫不在意旁边恐怖的眼神。
“是想被刺死,还是被锤死,冰冻长眠太便宜你了。”Frozen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语气丝毫不夹杂感情,说出的词汇也是让人毛骨悚然。
“你觉得现在拼尽全力可以杀死我吗?我们是不相上下的你忘记了吗?”少年此时的笑容很刺眼,“如果要打的话,我不介意待会和你去无人的地方打一场。”
指尖跃动着亮色的弧状闪电,没过多久便转化为跃动的火苗,再往下便是冰元素与暗元素的涌现,他很清楚这个把戏,这和吃饭睡觉的本能无异……
“慢了。”他很平淡地开口。
“嗯?”少年疑惑地收了手。
“你在迟疑,Warlock。”
他很清楚,自己搭档的情况。
不管是看见在指尖活跃的元素,还是在战斗中使用元素,都能感受到很明显的异常——Warlock使用元素的时候像是忘记了什么似的,战斗的时间越长这个情况越凸现出来。他能感受到对方体内的魔力波动,与自身一样充足,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在释放过程中,宛如被切断了供给,或者是在踌躇着什么。像是在失去了大权的掌权者,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搭档,但是也无法用言语去确切描述感想。
他只能做出那种绝对不会想到的结论,他在害怕什么。
黑发的少年没有回答,收起了平时的笑容,仅剩在脸上的,也只有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平静,这个情况令他不禁紧张了起来,却不想去多说什么,并不是不想接受,而是……在他所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且改变了什么。
再这么想来,他确实什么都不清楚,明明是彼此交付后背,却开始缺少了该有的认知。
我错过了什么吗?Frozen低头寻思。
“走了,还傻站着干嘛?你不累吗?”
Warlock的脸上不知何时重新出现了挂在脸上的笑容,在他眼里看起来不如往日那般自然。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他迟疑地将手掌放在上面,任由着温暖的掌心握紧拉动自己的身躯前行。
“说起来,糖画好吃吗?”黑发少年回过头问道。
“虽然是第一次尝,但是味道很不错。甜味刚刚好。”他咬着糖画支支吾吾地回答。
“那我下次也买一个来尝一尝吧,感觉味道不错。”Warlock笑道。
Frozen立刻反驳:“你是贪得无厌吗?刚刚明明咬了一口还没尝到味道,你吞了就了事?你是蛇吗吃东西不带咀嚼的。”
听到讽刺他也来劲了:“是谁那么小气完全不给我再吃一口的?你是有多吝啬啊?”
“所以你还是自己去买吧。”
“你这人怎么自相矛盾?究竟是谁在无理取闹啊!”
两个人边走边吵,原本就被啃得七七八八的糖画不知何时只留下光杆司令被扔进了垃圾桶。虽然两人吵着说下次再买一个,但这也是两个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共享糖画,即使数量上极为的不公平。
当Frozen重新回忆起曾经对方失落的神情,他只觉得心如刀绞。
他痛苦地察觉到,那时候的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现。

“那边……”
“嗯?”
随着人指过去的方向,黑眸漫不经心地转动,望去只见到一个被孩子们围着的流动摊,一只只小手抓住细长的竹签,上面的小动物、植物黏在上面,被一张张小嘴咬个破碎。
是个卖糖画的摊档。
黑发的青年无言地看着那边热闹的景象,转过头问道:“想吃糖画?”
白发的青年摇了摇头。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糖画了。流动摊档不是固定的,很有可能只出现在某个时间段,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自从那一次过后,他偶尔回忆起吃过的糖画,那凝固的糖浆咬碎吞咽后残留在味觉的甜味,却不想再也没有见过了。
原本想着会与不断流逝的时间一起离开,他也不会再记起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充满着回忆的糖画。就和他认为原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那个人一样。
但是……已经不会再是他所尝到的味道了。
黑发的青年瞥了一眼身旁目不转睛的人,也不打算去说点什么,只是哼了一声抱臂走了过去,挑选着罗列好的已完工的糖画。
“啊……”他张了张嘴,想说出的话却都梗在喉咙里,呼出的也只有气音。伸出去的手仿佛想要触及那个黑色身影,但已经走到摊档前的人距离自己也有一段较长的距离,手臂逐渐收回力气,无力地垂下。
说也无用,他不会记得的。
已经站在顶点的他抛弃了一切,就连记忆也被无情地抹去,不会知道糖画的事情。
应该早该发现的,躲藏在那副活泼好动的躯壳里,疲惫不堪的灵魂。嘴里说出无关痛痒的话语,却对自身的痛苦境地只字不提。露出笑容的脸上,展现出脆弱的那一刻谁能知晓?
开始察觉感到的困惑,在做下果断放弃探索的决定后,在看见那双宛如深渊般的黑眸之时,变成了不应有的悔恨。
金币在阳光下泛着光,所得的糖画从老板手里拿了过来。拿到了新鲜玩意一样,来回转动着竹签观察着。在阳光下金黄色泽的糖画看起来像上好的琥珀,交织而成的图案反复翻转,完整毫无缺口。他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只有孩子才喜欢的甜味,对他来说有点过了头,眉头皱得紧紧的看着手里的甜食,不知道该作何处理。
“甜过头了。”黑发的青年回到原来的地方,咂了咂嘴抱怨着。
“是吗?”得到的只有不咸不淡地反应,那人甚至没有任何的行动。但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只咬了一口的糖画上。
“怎么一直看着?要自己去买啊。”
“不,不用。我不会买的。”
甜过头了吗?他想起那时候笑着咬下自己手中糖画的少年,不知道那时候对方觉得味道是怎样的。是和他一样觉得很不错,还是和现在的青年一样,觉得甜到齁。
但也无从知晓了,已经不会有那样的少年,会和他一起享用甜滋滋的糖画了。

评论
热度 ( 9 )

© 铃_Crystal | Powered by LOFTER